当前位置: 主页 > 耶努门窗官网 >

记者考察畸形“饭圈”文明:是什么让明星迷失

更新时间:2021-09-04

  粉丝疯狂盲目标爱让明星迷失自我

  记者考察畸形“饭圈”文化

  ● 粉丝对明星爱之疯狂、盲目,因“爱”而产生的种种极端行为,不禁让社会大众反思:演艺圈乱象以及一些明星迷失自我乃至违法犯罪,是不是也与这些粉丝的盲目追捧有关

  ● 深陷“饭圈”的很多都是学生,他们在追星方面很“拼”,不仅清晨签到抢第一名,而且还要做大量任务,包括为明星打榜、投票刷数据,购买明星代言产品等。而不良资本才是畸形“饭圈”文化、唯流量论的幕后推手

  ● 整治演艺圈乱象,要将流量明星乱象和“饭圈”文化乱象一起整治,才能净化行业环境。粉丝们若真为自己的偶像好,更应理性追星,盲目追星往往会对明星造成“捧杀”效应

  □ 本报记者  韩丹东

  □ 本报实习生 杨蕙嘉

  前未几,吴亦凡事件引发社会普遍关注。让很多人始料未及的是,在公安机关对吴亦凡以涉嫌强奸罪刑事破案乃至检察机关同意拘捕后,仍有局部粉丝涌至司法机关门口恳求看望吴亦凡,甚至喊出“拯救”吴亦凡等狂谬之言。

  粉丝对明星爱之猖狂、盲目可见一斑。而一些粉丝因“爱”而发生的种种极其行动也经常见诸报端。这不禁让社会民众反思:演艺圈乱象以及一些明星迷失自我乃至守法犯法,是不是也与这些粉丝的盲目追捧有关?

  近期,“饭圈”(粉丝圈子)乱象被列入有关部分的整治范畴。粉丝追星到底有多疯狂?对演艺圈乱象是否也负有责任?带着这些问题,《法治日报》记者走进“饭圈”并采访了业内人士。

  粉丝为明星做义务

  “饭圈”文化畸形化

  小郭是来自湖南的一名大二在读学生,自从观看了某选秀节目后,就迷上了其中一位选手。除了天天蹲零点微博超话签到、买周边产品之外,小郭还会和“饭圈”的粉丝们一起,为选手代言的产品刷销量,最多一次她买了3盒明星同款护发精髓,花了4260元。“不肯花钱花时光,怎么能说爱‘哥哥’呢?!”小郭名正言顺地说道。

  《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留神到,深陷“饭圈”的良多都是学生。

  天津高二学生小王在追星方面堪称很“拼”,不仅凌晨签到抢第一名,而且还要做大量任务。

  粉丝还要做任务?小王向记者先容说,首先是卡黑、控评,就是当喜欢的明星呈现负面信息时,通过向网络平台群体举报对方发言不当、到对方微博下留言回击甚至辱骂、大量发帖廓清等方法,达到限度对方发言、节制舆论的目的。

  其次是打投、冲量,即为明星打榜、投票刷数据,让喜欢的明星坚持高人气或在竞赛中胜出。

  最后是买明星代言的产品,不仅要买而且要到达必定的量,买了产品之后截图打卡发微博,明星出专辑则多买多少张凑吉祥数字。

  让记者颇为惊讶的是,购买明星专辑还有“不寄回”之说。

  什么是“不寄回”呢?依照小王的指引,记者登录了一个自称“为娱乐公司和粉丝后援会供给包含在线交易、传布管理、活泼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动等一站式的便捷互动工具”的软件OWHAT。在这里就有所谓的“不寄回”服务,即粉丝购置明星多张专辑支付用度后,对方不寄出任何货色,声称“不寄回”的专辑会通过捐献等方式为偶像进行宣扬,实际上就是花钱冲销量。

  据懂得,在实现任务进程中,很多粉丝支付了大量的金钱,往往还矛盾一直。

  在黑龙江读大三的小李告知记者,为了给偶像打投,她最多一个月破费上万元,本人则吃了一个多月的麦片。

  当记者与小李谈及另一个明星(与小李喜欢的明星一样都是“小鲜肉”)时,小李忽然冲动起来,连珠炮似的清点起那个明星的种种“黑料”来。

  小李告诉记者,因为爱好的明星不同,和同窗、友人、网友之间常常产生抵触,就算同在一个“饭圈”,假如有人对“哥哥”哪怕有一点点质疑,都会被群起而攻之,“因为在大家眼里,‘哥哥’应该是完善的”。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工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认为,不能全盘否认“饭圈”存在的偶然性和公道性。一方面,“饭圈”满意了粉丝的社交需求、尊敬需乞降自我实现的需要,为粉丝的感情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另一方面,通过参加特定的“饭圈”,参加到偶像的塑造中去,能够让一些粉丝构成身份认同。

  “但近年来在一些资本和平台的利益裹挟下,在流量至上的过错导向下,‘饭圈’文化涌现了畸形化倾向,不断挑衅着法律和道德的底线。一些粉丝盲目追求流量,甚至进行数据造假,损坏畸形的行业竞争秩序,重大影响文娱行业生态建设,也对青少年的价值观产生了不良影响。”郑宁说。

  粉丝适度神化偶像

  资本助推行业乱象

  “盛世美颜”“世间绝色”“天使歌喉”……记者看到,在各大网络平台的明星评论区里,在明星出演的节目、作品的评论中,充满着大批溢美之词,整洁划一。

  多位大众接收记者采访时表示无奈懂得此景象:当初有些流量明星,流个泪就被称颂演技好,还要上个热搜,却不以“抠图”演戏、台词念“1234567”为耻。

  受访的专家们指出,粉丝们对偶像盲目的爱,让他们忍耐不了自己偶像受到任何一点批驳,“饭圈”常常开展大规模控评,导致宽大观众的实在声音、对作品的反馈被吞没,不仅无助于明星反思和晋升演技、才艺,也轻易让明星产生错觉、迷失自我。

  在中国政法大学流传法研讨核心副主任朱巍看来,“饭圈”之所以一塌糊涂,起因有三:明星是人不是神,但粉丝却自发地或受引导地将其奉为神;明星之间有竞争,粉丝作为“信徒”就加入奋斗甚至自动挑起斗争;粉丝不容许任何人亵渎自己偶像,有组织地制约别人表白不利于偶像的舆论。

  “这种过度的神化,形成了一种畸形的‘饭圈’文化,它领有强盛的线上线下社会发动能力,还有不断破圈的趋势,逐步延长到各个范畴,带来一系列不良的社会影响。吴亦凡事件甚至已经展示出‘饭圈’文化中带有不良宗教颜色的一面。”朱巍说,“饭圈”乱象恰是导致演艺圈乱象的主要原因。

  国家一级导演、中国电视剧导演委员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车径行以为,在盲目追星的背地,实际上是好处群体的一场资本盛宴,粉丝只是处在利益链的底端。

  郑宁进一步说明道,许多平台在推出选秀类综艺节目时,会通过游戏规矩的设定传递“艺人的价值取决于粉丝的数目和花费才能”的讯息。一些粉丝为了让自己崇拜的偶像怀才不遇,即使囊中羞怯,也要倾力为偶像集资应援打榜,哪怕这种集资终极会因流程不透明、去向不明而血本无归、不见功效。

  专家们指出,不良资本才是畸形“饭圈”文化、唯流量论的幕后推手,进而导致一些明星迷失了自我,不是专一于提升自我涵养、精进专业能力、创作好作品,而是靠炒作、绯闻、出格言论、炫富吸引眼球,与主流价值观南辕北辙。

  车径行流露,曾经碰到某位流量明星,参演要求提供各种保障,仅一顿饭的尺度就是1500元,若剧组不许可她的要求,她就不来参演。她不参演,投资方不批准,未来卖剧也可能难题,如斯便造成了恶性轮回。

  恶性循环之下,实力派演员无人问津,流量明星横行,失事的越来越多,优良的文艺作品越来越少。

  4月1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2020年全国广播电视行业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去年全国播出电视剧21.27万部,播出影视剧类电视节目时间达873.12万小时。但在海量的影视节目里,经典之作比比皆是。

  “明星应该心怀正义,做社会道德的榜样。粉丝们若想真为自己的偶像好,更应感性追星,盲目追星往往会对明星造成‘捧杀’效应。”车径行说。

  追星乱象亟待整治

  坚决抵制拜金主义

  在车径行看来,一些明星在粉丝的盲目崇敬和寻求下迷失了自我,作为公家人物,他们本应该贡献社会而不是各种索取,本应当严厉要求自己,做遵照社会公德和遵纪守法的榜样,而不是凌驾于粉丝、社会公德甚至法律之上。“明星的治理有难度,但相对不能由于管理艰苦而放任。”

  郑宁认为,明星作为公世人物求名求利,有着宏大社会影响力,应谨言慎行,承当更高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

  专家们指出,整治演艺圈乱象,要将流量明星乱象和“饭圈”文化乱象一起整治,能力污染行业环境。

  实际上,大范围的整治举动已经开端。

  9月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布加强文艺节目及其职员管理的告诉要求,禁播偶像养成类节目,坚决反对唯流量论,选秀类节目要严格把持投票环节设置,不得设置场外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严禁引诱、激励粉丝以购物、充会员等物资化手腕变相花钱投票,坚决抵制不良“饭圈”文化。

  而一个月前,国度播送电视总局已安排发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网络综艺节目专项排查整治,请求坚定抵制追星炒星、泛娱乐化等不良偏向和“流量至上”、拜金主义等畸形价值观;进一步压实网络综艺节目制造和播出机构主体责任,增强对粉丝群体正向领导,强化平台“水军”“黑粉”管理。

  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的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为中,也包括“清朗·整治网上娱乐及热门排行乱象”专项行动。

  8月27日,中心网信办发布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管理,重点包括“撤消明星艺人榜单”“标准粉丝群体账号”“不得引诱粉丝消费”等10项举动。

  朱巍表现,上述一系列措施,有助于推进文艺工作者回归初心,构建踊跃向上的明星和粉丝关联。

  “质变决议量变,粉丝可以喜欢明星,但必需有限度有底线。”车径行认为,要开展有针对性的宣传教育,教导引导粉丝特殊是未成年粉丝,建立准确的“三观”,培育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追星不能盲目,多少为社会作出出色奉献的迷信家、卫国好汉,他们才是真正的明星”。

  同时,车径行也提示艺人,做进步文明的引领者,做主流价值观的弘扬者跟守护者;遵纪遵法,不违反公序良俗,不陷入“流量”的窠臼,不疏忽大众人物的社会义务,这样才干真正成为大众眼里的明星、心中的偶像。 【编纂:房家梁】